来自 互联网 2019-06-26 01:20 的文章

去年全国破获互联网毒品犯罪案近万起

  2018年至2019年5月,全国检察机关共批捕毒品犯罪案件139084人,广东、四川、湖南、云南、广西等地毒品犯罪高发。利用网络和物流贩运毒品成为新常态,大量毒贩不再携带毒品,而是利用网络购买、销售或者利用虚假的身份信息邮购毒品,还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匿名转账支付毒资,打击难度加大。此外,新型合成毒品增长迅速,毒品花样不断翻新,并在一定地域内呈现泛滥趋势。

 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。最高检昨日召开“充分发挥检察职能,依法惩治和预防毒品犯罪”新闻发布会,通报2018年以来检察机关惩治和预防毒品犯罪的工作情况。

  一周前,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发布《2018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》指出,通过一年努力,我国禁毒工作取得明显成效,现有吸毒人数240余万人、占全国人口总数的0.18%,首次出现下降。

 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国庆介绍,检察机关依法履行批捕、起诉职责,严厉打击各类毒品犯罪。2018年至2019年5月,全国检察机关共批捕毒品犯罪案件139084人,占全部刑事案件逮捕数的9.45%,同比下降9.69%;起诉毒品犯罪案件164494人,占全部刑事案件起诉数的7.07%,同比下降9.93%。去年以来,检察机关批捕起诉的毒品犯罪案件数量有所下降,毒品犯罪高发势头得到遏制。

  陈国庆称,毒品犯罪案件量在全国刑事案件中,仅次于危险驾驶和盗窃犯罪,排第三位。从批捕情况看,当前毒品犯罪重点地区问题仍然突出,广东、四川、湖南、云南、广西等地毒品犯罪案件高发。一些地方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有增多态势,社会影响恶劣。

  此外,制毒活动方式呈现作坊式、阶段式特征。犯罪分子分阶段实施、流窜作案,以逃避司法打击。利用网络和物流运输毒品也成为新常态。陈国庆介绍,大量毒贩不再携带毒品,而是利用网络购买、销售或者利用虚假的身份信息邮购毒品,还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匿名转账支付毒资,打击难度加大。新型合成毒品增长迅速,毒品花样不断翻新,并在一定地域内呈现泛滥趋势。

  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(新闻办)主任、新闻发言人王松苗称,目前,禁毒斗争依然面临严峻考验,毒品滥用人数增速减缓但规模依然较大;已取代成为我国滥用人数最多的毒品;合成毒品滥用仍呈蔓延之势,复吸人员滥用合成毒品占主流;毒品市场花样多、新类型毒品不断出现;不法分子越来越多应用现代技术手段走私贩运毒品。

 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厅副厅长黄卫平介绍,目前国内新型毒品层出不穷,有“蓝精灵”“犀牛液”“小树枝”“0号胶囊”等,极具伪装性和迷惑性。在传统毒品、合成毒品问题之外,出现了新精神活性物质叠加的问题。

  此外,犯罪方式多样、查办鉴定困难。当前,利用互联网进行涉毒犯罪活跃,2018年全国破获互联网毒品犯罪案件近万起,“互联网+第三方平台支付+物流邮递”逐渐成为制毒的原料、工具、技术购销以及毒品交易的常见方式,衍生出“暗网”交易、GPS定位运输等新型犯罪方式。对于新类型毒品犯罪,在犯罪人主观明知、毒品种类和数量标准等方面普遍存在取证难的问题。一些新精神活性物质危害性、成瘾性尚不明确,鉴定的依据不足,列管难度大。

  黄卫平称,打击新类型毒品犯罪案件,检察机关将着重统一法律适用标准。加强与公安机关、人民法院等部门的沟通协调,及时研究立案追诉标准和法律适用标准,通过制定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统一执法司法尺度。

  此外,加强案例指导。通过定期收集、整理、发布新类型毒品犯罪典型案例,给各地办案人员提供有力的参考,引导大家积极稳妥地处理新类型案件。做好提前介入工作。对于新类型毒品犯罪案件,要提前介入案件的侦查活动,及时、准确掌握案情,明确取证方向和范围,提出完善证据的意见。如四川成都检察机关在办理含γ-成分的“咔哇氿”案件中,省、市、区三级检察机关联动,提前介入引导侦查,夯实证据基础。

  据黄卫平介绍,目前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有三个显著的特点:一是文化程度较低,涉毒未成年人大多辍学早,自控能力、辨别能力差,法律意识淡薄;二是家庭教育缺失,这些孩子缺少家庭关爱,父母离异或长期不在身边,疏于管教。他们往往出于猎奇的心理,染上毒瘾后越陷越深,最后以贩养吸;三是大多受成年人教唆,在犯罪团伙中未成年人往往被成年人教唆、利诱而协助进行毒品犯罪。

  黄卫平称,下一步,检察机关将严格依法办理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。对涉毒未成年人少捕慎捕,对犯罪情节轻微的作不起诉处理。开展法治进校园、进社区的活动,采取讲法制课、报道典型案例等形式,增强未成年人的法律意识、拒毒意识。

  此外,还将参与构建未成年人禁毒综合治理体系。打造家庭、学校、社会“三位一体”的青少年毒品预防模式。检察机关对经历司法程序而被纳入台账的吸毒未成年人,会同有关部门定期回访调查,加强观护帮扶帮教工作,让其早日重归社会。

  在郭雄林、郭宝福、郭铅贩卖毒品案中,湖南省郴州市人民检察院在审查欧阳峰、欧旭强、何文彬涉嫌贩卖毒品案过程中,发现毒品来源及毒资去向未查清。通过欧阳峰、欧旭强的供述,发现毒品来自广东的“阿林”,且毒资通过欧阳峰银行账户转账至“阿林”的账户。经调取银行交易记录,顺藤摸瓜,层层追溯,一举查获毒品交易上线郭雄林、郭宝福、郭铅等人。经查,被告人郭雄林伙同其父郭宝福向郭铅等人购买后,四次贩卖给欧阳峰、欧旭强等人,共计5000余克。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贩卖毒品罪,分别判处郭雄林、郭宝福、郭铅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

  最高检指出,毒品案件上下家联系隐蔽,往往难以查清。为确保对毒品犯罪的“全链条”打击,本案检察机关在办案中,始终把握毒品来源、毒资走向两条主线,做到“三必查”,即与案件有关的人必查,看是否构成犯罪;与案件相关的事必查,看是否存在案中案;有疑点必查,看有无深挖的必要。同时积极引导取证,详细列明补充侦查提纲,成功追诉三名毒品犯罪主犯,扩大了打击成果,铲除了该条毒品犯罪链。

  在蒙世升贩卖毒品案中,灵山县检察机关经初期审查以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为由,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。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张宗胜、李剑上诉案件过程中,委托自治区检察院技术部门进行电子数据检验,恢复并提取已被删除的张宗胜、李剑、蒙世升的短信、微信信息以及通讯录,并与其他证据相印证,据此认定蒙世升贩卖毒品的事实。而后,督促公安机关对蒙世升重新提请逮捕,依法追究蒙世升贩卖毒品罪。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被告人蒙世升犯贩卖毒品罪,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

  最高检指出,毒品犯罪案件隐蔽性强,取证难度大,检察机关始终坚持证据裁判原则,不因毒品案件的特殊性而放松对证据标准的要求,在证据不充分、不符合逮捕条件的情况下,依法履行不批捕职能。同时在案件审查过程中,检察机关切实发挥主导作用,依法做好自行补充侦查工作,对电子证据进行收集提取和审查判断,取得了认定蒙世升犯罪的关键证据,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追诉,把住了证据质量关。